富祥

战疫情 ‖ 多想活着

作者 / 段昌富

富祥几年前,一首俄罗斯歌曲《多想活着》的视频开始风行网络。这是普京总统出席一场祭奠音乐会的视频,歌曲是为了纪念那些为保卫祖国而牺牲的将士。当抬着装有牺牲将士遗骸的棺木,牺牲将士的遗像、名单出现在舞台大屏幕上时,会场全体人员都不约而同地肃穆起立,多人失声痛哭,镜头中可以看到以硬汉著称的普京,也用手指悄悄抹去那从眼眶涌出的泪。那散发着浓浓的伤感气息、忧郁的旋律让我们感动落泪,那凄凉的画面、悲壮的场景更让我们震撼与触动。

富祥“你知道吗?多想活着,去观赏火红的日出。

活着,就是为了去爱与你生命相伴的人。

你知道吗?多想活着。正是为了在黎明时刻,与你一同醒来。”

是的,他们渴望活着,“多想活着”!这是发自心底的心声,宁可“不必见报宣扬”。然而,他们去了,义无反顾地去了,有的人再也没有回来。

舞台屏幕上那些登上列车即将奔赴战场的士兵,或伸出手臂与车下的妻子手拉手恋恋不舍,或探出半个身子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吻别,其离别之忧伤场景令人潸然泪下!

还有站台上一位面露笑容的懵懂少年。他不知道,与他在列车上隔着玻璃车窗跟他打手势祝福的父亲,这一别或许就是永诀,或许将不会再享受到父亲温暖怀抱的呵护!

站在墓地为死难的儿子做最后送别的白发苍苍的老人,伏在墓碑上亲吻死难者名字的中年妇女,一个个镜头闪现,那一双双凄凉、悲哀、落寞、无奈的眼神,更是令人动容、不忍直视!

不断循环地播放着,无数次忍不住地流泪,没有一次可以平静地把这首歌听完,这首歌也让我想起了在这次新冠肺炎病毒疫情中离去的所有人。我知道,他们也“多想活着”。

富祥疫情爆发后,全国各地医护人员、警察、城乡基层工作者和志愿者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逆行,千里驰援武汉,或坚守故乡的一方净土,战斗在抗击疫情的一线。在这场没有硝烟的阻击战中,每天都有人晕倒,每天都有人在极限状态下坚守,每天都有人超负荷工作,他们为的是期望胜利早一天到来。2月24日,中国-世界卫生组织新冠肺炎联合考察专家组发布:全国共有3387例医务人员感染新冠肺炎病例,其中2055例确诊病例,1070例临床诊断病例和157例疑似病例(来自央视期货配资 )。

富祥截至2月25日,笔者从媒体上搜集到已有超过100位的一线战士,或因连续工作劳累过度,或因遭遇车祸,或因感染病毒,在抗击疫情一线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应该永远记住属于自己国家和民族的真正的英雄。他们就是我们应当记住、纪念的英雄!请允许我将这些英雄的姓名罗列出来:

以身殉职的医护人员20人:姜继军、毛样洪、梁武东、蒋金波、宋云花、宋英杰、姚留记、李文亮、徐辉、张军浩、王土成、林正斌、许德甫、柳帆、刘智明、彭银华、夏思思、黄文军、朱峥嵘、杜显圣。

以身殉职的警察(含辅警)45人:周晓波、熊胡尔、张红旗、赵延虎、鞠梓、殷光辉、林锋、吕攀、孙文韬、王瑞峰、张瑞祥、武国义、崔嵬、李弦、苏莱曼·巴马丁、张新忠、曾文聪、何建华、胡锋、刘大庆、程建阳、尹祖川、赵建忠、林木永、王调兵、刘夫杰、章良志、敖勤礼、郑勇、王爱兰、张志民、卢立新、田计强、时席席、王春天、司元羽、戴洪岩、焦传文、张诗铭、袁剑雄、李建生、段玉华、潘继明、樊树峰、艾冬。

富祥以身殉职的城乡基层工作者、志愿者45人:杨俊志、郭冬生、王德恩、于正洲、郑凯、李皓、马承武、孙士贞、张辉、黄汉明、杨志铭、王宗权、司马义依沙克、霍文明、李跃龙、黄和艳、郑少华、廉光民、陈在华、何辉、杨双宝、王永田、谷林、张理南、姜娜、金虎、孙训祥、崔志刚、吴光现、姚刚林、任国信、李磊、李德周、麻保宁、厉恩伟、刘永柏、张庆华、岳金栋、赵楠、施咏康、杨正亮、艾根立、陈申、李光剑、许鹏。

富祥这些牺牲在一线的英雄,他们在危险面前,用自己的生命彰显了忠诚、无畏和担当!“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基辛格《论中国》中的名言总被反复引用着。可世界上哪有什么“英雄”啊?没有谁,就该冲锋陷阵,就该抛家舍子,就该无私奉献。他们是老百姓的依靠和主心骨,可他们同时也是儿子,是女儿,是爸爸,是妈妈,是丈夫,是妻子;他们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儿女,有人生中最真爱的另一半……他们的家人,也都在等着他们平安回家;他们也想和普通人一样“多想活着”。

富祥年仅28岁湖南衡山县东湖镇马迹卫生院医生宋英杰,是个上进心非常强的小伙子,几年间通过了药剂师、职业药剂师等多个考试。这次参加疫情防控,就大年初一在家吃了一顿饭,却成了在家吃的最后一顿饭。他是他们大学宿舍中唯一一个还没有结婚的,甚至还没有找女朋友的。去年在一个舍友婚礼上,同学们约定等他结婚了大家再聚,但这次聚会却再也等不到了。

富祥在河南长葛市董村镇新王庄村村医王土成生前接诊过无数病人的卫生室内,一张破旧的接诊桌上,摆放着武汉返乡人员居家隔离家庭消毒记录表和体温记录表,日期定格在他去世的前一天“2月9日”。桌子后边的墙上挂着他的白大褂、听诊器和出诊包,一旁的柜子内装着全村居民的健康档案,只是,他再也无法继续工作了。

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在得知自己确诊感染新冠肺炎后,他挨个打电话给每一个和自己接触过的同事,逐一询问大家是否健康。他说,万一别人有事,他会很愧疚。他知道,插管是有效的治疗手段,但为了避免感染同事,在生命最后时刻,还嘱咐同事对自己不要插管抢救。

富祥年仅29岁的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协和江南医院医生彭银华两年前与爱人领取结婚证后一直没有举办婚礼,本打算今年正月初八(2月1日)举办的,但因抗疫和妻子达成了“疫情不散,婚期延迟”的共识。而今他的办公桌抽屉里还放着再也无法分发的请柬了,他的妻子已怀孕6个月,他的孩子出世后再也亲眼见不到爸爸了。

山东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侦查中队指导员李弦,牺牲的那一天1月21日,也是他母亲的生日。为母亲补过生日,成了他永远无法兑现的承诺。

富祥年仅26岁的广东英德市桥头派出所辅警曾文聪生前还没有女朋友,他所在的派出所对面的幼儿园园长曾想把园里的一名单身女老师介绍给他,如今已成了遗憾。他是个孝顺的孩子,每个月放假回英德市区后第一时间就是回家陪父母。“辅警制度改革了,我想申请调回市区,离父母近一点。”如今,他的愿望再也实现不了。

山东菏泽市东明县看守所所长张新忠生前曾经说过,如果有机会,离开看守所所长这个岗位,不忙了,一定把丢失的时光都找回来,统统弥补给家人。啥时候能一家三口出来旅游旅游,不谈工作,哪怕是一天、一个小时也好。如今,他带家人休假的心愿,永远没法兑现了。

郑州市公安局东风路分局白庙村社区警察樊树峰,曾在朋友圈里说:“此生无悔披战甲,来世还要做警察。”他留下遗言,要将自己的遗体和器官捐献出去。按照他的意愿,他的家人捐献了他们的器官。如今,他的义举将挽救三个人的生命,让两个人重见光明,续写着感动中国的“一个人的篮球队”故事。

富祥在山东淄博市张店保安服务公司驻淄博市妇幼保健医院(东院区)保安分队分队长廉光民的手机里,女儿想要一双“古风鞋”的心愿被摆在购物车最顶端的位置,本来承诺等疫情过后帮女儿兑现的。“单独下单29.9元,拼单17元”,低廉的价格折射出这个双下岗职工家庭在生活上的节俭,但他的这一次承诺已不能兑现了。3年前,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迎来了生活的重大转机,因老旧小区改造,他们意外地收获了一套全新的三居室。就在出事的当天早晨,他还与妻子商议疫情过后回迁新居的计划,还在憧憬着他们一家三口未来的美好生活。

39岁的苏州蓝天救援队队员许鹏,在疫情发生后毅然地做了志愿者。临行前与孩子撒谎:“孩子要乖,爸爸去武汉打怪兽!”可此时,孩子再也等不到爸爸给自己买玩具回来,自己扑倒爸爸怀里撒娇的那一天了!

日本导演北野武说过:“灾难并不是死了两万人这样一件事,而是死了一个人这件事,发生了两万次。”自从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人们每天早晨睁眼后第一件事就是刷新当天的数据:新增确诊xx例,新增疑似xx例,治愈xx例,死亡xx例。每次都会为那些患者揪着心。这些数据背后,是一个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是一条条原本鲜活的生命。可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中,一个又一个生命,不打一声招呼,就猝然离开了这个世界,将自己的人生定格在2020年的伊始。

长江财险董事长杨晓波曾在新年致辞中表示,新的一年要“恢复增长、大幅减亏、推动高质量发展,不驰于空想、不骛于虚声”,号召员工“不忘初心再出发”,并以“天有不测风云,鄂有长江财险”结尾。自己却没能躲过不测风云,带着刚刚开启的事业奋斗目标,将生命永远地停在了57岁。

华中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楚天学者(特聘教授)红凌生命中的最后一条信息是:“宋主任,我上呼吸机了,救救我!”

湖北电影制片厂的常凯生前从事的“像音像”是推进戏曲振兴的国家文化工程,主要致力于将戏曲名家演绎的经典剧目以尽可能完美的影像资料形式加以保护和传承。2019年,中国地方戏曲“像音像”工程武汉基地已进入加快建设阶段。可在这场疫情中,仅仅17天,他和他的父母、姐姐一家四口遭遇了灭门之灾,如此人间悲剧令人心痛崩溃!

俞关荣创建了武汉市长江救援志愿队,曾经挽救了700多个人的生命。他的水性很好,可以在水下憋3分20秒,可2月6日,他没有憋过那口气,长江从此少了一位救援者。

富祥从不生病的72岁的健美冠军邱钧没能躲开这场灾难,今年6月,他将前往南京参加“世界奥赛之夜”健美比赛的计划最终不能成行了。

安徽作家协会会员、乡愁诗人游子雪松途经武汉至荆门,不幸被病毒传染。诗人的心没有因病患而退却,曾发表《醒醒!人类》等多首抗疫诗,最终“在异乡我走不出这次春天的逃亡”,令人唏嘘不已。

武汉市中心医院门口小卖部老板林红军去世后,中心医院疼痛科主任蔡毅在自己微博中发文悼念:“很多这样的小人物,在我们身边,不那么起眼;突然,没了,我们才发现,他在我们生命中,是那么重要。”

富祥一位叫倩倩的女孩,她妈妈去世前留了一张纸条:“你做蛋糕的面粉过期了,我给拿走了,食品都是有保质期的。你一个人生活以后买小包装的,东西都要归好类,免得自己不记得。好多东西买重了,用不了是一种浪费。别嫌妈唠叨,日子是要精打细算的过......”妈妈离开那天才体会到了什么叫痛彻心扉:“以前不觉得妈妈在有什么,但当我再也得不到了,感觉就像在黑暗的寒夜里,突然被撤去裹身的棉被,暴露在无尽的暴风雪里。”

富祥当载着武汉市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遗体的灵车缓缓驶去时,他的妻子、武汉市第三医院光谷院区ICU护士长蔡丽萍,在黑色的灵车后面追赶了很久。她不停扑打着灵车的后盖,同伴想抱住她,安抚她的情绪,却怎么也阻止不了她撕心裂肺的哭喊。那个时候,她哪里还是大家眼中的那个严谨的护士长呢?只不过是一个失去了丈夫的普通女人罢了。

多想活着,他们是父母眼中的听话的孩子。父母将他们含辛茹苦地养大,他们也许还没有尽一天孝,母亲在等着他们给自己梳一次头,父亲在等着他们给自己洗一次脚。

多想活着,他们是刚刚学会走路的小宝的爸爸妈妈。小宝还在等着在爸爸妈妈怀里的撒娇,等着他们把他抚养大,等着他们带自己逛公园,买玩具,走姥姥家。

富祥多想活着,她们是丈夫处处呵护的娇妻,他们是妻子处处体贴的丈夫。他们也许在计划着买房的还贷,计划着游遍祖国的大好河山,计划着与多年未见的朋友的聚会。

富祥截至2月25日,全国累计确诊77785例,累计治愈27581例,累计死亡2666例。疫情中,每一位逝去的生命,都曾经鲜活炽热地活过,他们都曾经渴望着“我多想活着……”他们还有许多不舍和遗憾没来得及说出口。2月20日,国新办在武汉举行期货配资 发布会,对一直奉献在一线的战士致以崇高敬意,对英勇牺牲的医务人员和不幸去世的患者表示深切哀悼。这次疫情中逝去的2666位同胞,都应值得被记住。

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没有一个春天不会来临。冬季的黑夜尽管漫长,但永远遮挡不住黎明的曙光。一起努力战胜疫情,就是对逝者最好的告慰。天亮之后,我们一定不能忘记,那些在漫长冬夜里为我们披霜冒雪的守夜人。这世上没有天生的英雄,有的只是一个个的平凡人,在逆境中站出来,挡在其他人的面前。期待人间再也没有病痛与伤害。愿你们,英雄没有用武之地。

疫情过后,生活仍要继续。上班,回家,上班,回家,是平日里多么熟悉而平常的事情。每天来来往往的单位,每天来来往往的家,早已化成了平淡。但经历了大灾大难后,人们更能感悟到“平平淡淡才是真”的幸福。一粥一饭,柴米油盐,一切按部就班,把平淡过成永远。

富祥每一天清晨醒来,发现天还是那样地湛蓝,山还是那样地悠远,空气还是那样地新鲜,日子还是那样地平淡,就轻轻地对自己说一声:“活着真好!”

【作者简介】段昌富,中学教师,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新四军研究会理事、淮南市作家协会理事、八公山区作家协会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期货配资 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抗疫

即时安徽

更多

精彩活动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