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祥

战疫情 |《泪水颂》(组诗)

作者 / 寿州 高峰


《泪水颂》

富祥一题接受新华社采访的钟南山院士

富祥一个人,随着年龄的增长

体内的水份会减少

但它的重量不会减轻

富祥有时仅仅一滴,已赛过千吨

一位老人,一位医者,一位智者

我避开您沧桑的脸庞

却避不开您的眼神

那是幅员辽阔沟壑纵横的国土上

深埋的一口源泉

最深情的泪水一生只出现一次

富祥最深情的泪水在灾难面前不是喷薄而出

富祥而是哽咽着强忍着含在眼角


《封城颂》

向停运的大巴小巴致敬

向垂降的航班致敬

富祥向离开的和来不及离开、回来的和不能回来的人致敬

富祥向超市里抢购大白菜的大妈致敬

富祥向今夜空荡荡的武汉三镇致敬

富祥向“逆行”的白衣天使们致敬

向包裹在穿口罩、面罩和防护服里的纯洁灵魂致敬

向重症监护室里的心率、血压、血氧饱和度、呼吸、体温和心电曲线致敬

富祥向从隔离病房传递窗里取岀年夜饭的医生、护士致敬

富祥向漆黑的夜空下日夜流淌的江水致敬

向亮着镂空窗花陪着无眼山河的人致敬


《口罩颂》

淡蓝色、深蓝色

这是天空的颜色

它紧贴我们的面庞

护住我们的口鼻

这是另一种天佑苍生啊

N95型,我们遵循规则和标准

就像敏感于春节这个时间节点

我们更敏感于此刻无形无味的空气

富祥如果你的脸庞小一点或大一点

丑一点或美一点都没有关系

这不是面子问题

是属于守护你的一小片蓝天

富祥你把它含在嘴里,一刻也不要脱离

你呼吸的即是整个世界


《怪兽颂》

传说中远古时候的怪兽

果然出现了

以前,年三十的晚上

我们放爆竹,挂桃符,贴门神来驱逐避开

富祥夜里不敢睡觉守岁到天亮

生怕它出来祸害

今年它出现在武汉

发烧、乏力、咳嗽……

富祥请战,紧急集结、马上出征

富祥年轻妈妈放下年夜饭的大手

又掰开小孩哭闹拽着不让走的小手

欢乐的团聚何其短暂

富祥接下来是防护服包裹中孤独而漫长的隔离救治

“别哭,妈妈去外面打怪兽,晚点就回来”!

优美传说和美丽谎言难以分辨

华夏文明有时就是在如此残酷的情况下传承了下来


【作者简介】

寿州高峰,原名高峰,诗人,1965年生,安徽省肥西县人,公务员。“寿州诗群”发起人,曾在《诗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绿风》、《扬子江诗刊》《青年文学》等发表诗歌,有诗入选中国年度诗选,出版诗集《水泊寿州》,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淮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现居寿州。

责任编辑:丰婷安徽网淮南期货配资 相关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文化,淮南,寿州,战疫情,组诗

即时安徽

更多

精彩活动

点击排行